对话星恒:独角兽与黑天鹅并存 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复盘

更新时间:2018-05-25 10:35

时间走到2018上半年,砥砺前行的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发展陡增变数,出现了“独角兽”与“黑天鹅”共舞、市场化应用明朗与产业洗牌加速并存的矛盾局面。

 

硬币的一面是,位居福建的宁德时代以估值超千亿,24天快速过会的姿态成为国内动力电池领域的独角兽,不仅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配套上拿下了大半壁江山,而且开始大刀阔斧的向国际车企供应链导入,开启其全球扩张的步伐。不出意外,其将会在6月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硬币的另一面则是,从2017年底开始,一度排名领先的几家电池企业由于长期以来缺乏对于技术和产品的锻造,过渡追求短期利益而去延伸业务边界,导致来自市场应用、客户反馈、供应商债务等多个环节问题集中爆发,行业“黑天鹅”隐现,随时可能引爆一场大范围的危机。

 

如果把中国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的发展比作马拉松,如今参赛选手的差距正在明显拉开,站在这个节点,亟待对于上半段的比赛做全面总结与复盘,看看哪些选手的战略值得学习,哪些选手的行为应该反思;基于此,还要及时对下半场的比赛进行相应调整,取长补短,调整心态,这对于接下来的比赛至关重要。

 

5月初,高工锂电与星恒电源董事长冯笑在苏州就上述话题进行了一次深度的探讨和交流。

 

交流包括,如何看待企业发展规律、如何看待市场启动节奏、如何看待技术与产品、如何看待商业模式创新、如何看待资本等一系列问题。结论是,要想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立足,动力电池企业要以产品为核心,踏踏实实做产业。

 

成立15年来,星恒电源以国际化视野,狠抓产品、洞悉市场需求,始终聚焦于锰系电池的产业化应用,截至目前,其轻型车配套电池超过600万组,电动汽车电池配套超35000辆,成为极具成长潜力和爆发后劲的动力电池企业。

 

透过对于产业的思考和判断,以及对于星恒电源自身发展路径的规划,可以让业内人士对于行业有更清晰准确的理解和认识,也是本文最大的意义所在。

 

复盘:独角兽与黑天鹅

 

复盘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尽管时间并不长,但起伏波澜,皆有迹可循。独角兽能成为独角兽,有必然的逻辑可以遵循,而黑天鹅成为黑天鹅,也有共通的教训值得借鉴和规避。

 

先来看比亚迪,1995年就开始做镍镉电池的比亚迪,在90年代末和三洋、索尼、松下拼了一场硬仗,跻身全球电池第二,2002年香港上市,2003年收购秦川汽车,从最初的手机电池,一路前进走到今天。在产品的选择上也非常清晰,动力电池坚持磷酸铁锂,在出租车上进行应用,再到电动大巴,现在开始转向三元,应用重点布局乘用车。

 

再说独角兽宁德时代,现在说宁德时代创业6年,估值上千亿,但绕开ATL来谈宁德时代其实并不准确。二者是一脉相承,ATL的成长对于宁德时代的爆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前半场的ATL,1998年开始创业,团队上,包括工艺、制造、供应链管理等各个环节,核心团队从台湾硬盘厂过来,建立了科学的体系化管理;产品上,坚决持续投入研发,从贝尔实验室导入软包电池专利技术,并不断升级,在核心技术瓶颈上进行了持续攻关;成长历程上,前期经历了艰难困苦,曾经一度面临困境,出售给TDK,但最终抓住机会,在智能手机时代一跃而起,成为全球消费类数码软包电池的第一。

 

宁德时代的成功之道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一是对于产品深刻的理解和认知;二是在一定时期内明确清晰的产品定位和市场目标,开始以客车为主,现在以乘用车为主要目标;三是齐整的团队;四是具备了全球化的视野和眼光。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国际化的思路和视野、对于产品的深刻理解认知、清晰精准的产品和市场定位、生存压力下的长期坚持,这些都是比亚迪与宁德时代能走到今天的位置所存的共同的逻辑,这个对于动力电池企业的发展和战略具有比较清晰的指导意义。

 

而黑天鹅的教训,同样值得深思。

 

与比亚迪和宁德时代背道而驰的,是行业目前存在巨大风险的黑天鹅。这些企业的共同点在于:普遍缺乏对于产品的认知和理解、缺乏在研发和技术上的持续投入、盲目地追求规模扩大、过渡地在业务边界上进行延伸、忽略产品质量的情况下盲目进行商业模式的所谓“创新”……

 

应该正视的是,黑天鹅的出现,和政策及现有的行业环境密不可分。全球的新能源汽车是中国在领跑,而中国领跑背后政策起了强势的推动作用。

 

政策的力推导致大把热钱进来,产能狂飙突进,但产业本身的人才积累储备严重不足,最终出现的问题就是,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正在成为和石油化工、通讯等领域一样的大行业,但人才培养、技术研发投入等都还是小产业的局面,小马拉大车,必然导致很多企业对于产业的发展和研判出现偏差和问题。

 

“如果把做电池比作做菜,菜好吃不好吃下筷子就知道,电池好不好一年后才见分晓;菜有没有问题很快就知道,电池要等到三五年之后。”冯笑的判断是,经过了这几年的发展,经历了沉沉浮浮,谁在裸泳,已经看得出端倪。

 

黑天鹅带来的警示是,如果不能在上述问题上吸取教训,不少锂电企业将会交上昂贵的学费,在接下来的马拉松中面临出局。

 

研判:中国动力电池企业机会在哪里?

 

对于更多的电池企业而言,要想生存下来,必然要思考的一个命题是:机会究竟在哪里?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给国内的动力电池产业链企业做个定位。

 

站在全球化的视野之下,从核心材料技术来看,依然还掌握在日本人手里,与之相比,中国企业仍需加强努力。从核心装备技术来看,主要掌握在韩国人手里,但中国企业发展迅速,正在赶超。从电池环节来看,国内已有比亚迪和宁德时代两家具备在全球市场争夺国际品牌的实力和能力。即便如此,在与松下、三星、LG等企业相比,短板仍在,优势仍没有完全凸显。

 

而比亚迪和宁德时代只有一个,这也就意味着,更多的中国动力电池企业,最主要的市场空间还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还在自主品牌的车企。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自主品牌的机会在哪?乘用车和物流车市场谁先启动?

 

如果论国内自主品牌,消费者肯花100万买辆特斯拉,花200万买辆电动版的保时捷,但是肯不肯花30-60万买自主品牌的电动汽车呢?现在还要打个问号。

 

自主品牌的取胜之道要聚焦到性价比上,在10~20万的价格区间,要让消费者买电动汽车能“算的过账”。而所谓的“算的过账”,就是在全生命周期中跑的更远,更省钱。

 

一辆电动车售价比同等水平燃油车贵5万元左右,而增加的这5万元成本主要来自动力电池。根据每百公里油耗和电耗统计,油和电的差价在每百公里50元左右。如果以私人乘用车每年1万公里的平均值来算,五年之后才能把多出的5万元给收回来,十年,整个生命周期能赚回5万元一组电池的钱,而且还要面临现在的基础设施配套不足的问题,对于消费者而言,目前来看,并不能完全算的过账。

 

而在物流车领域,全生命周期一般在25万公里左右,这意味着,除了能把购买时的电池成本赚回来,还能够赚2~3组电池的钱,这体现出来的价值就非常明显,再加上政策上路权等的支持,这也必然会推动运营商、快递企业、金融资本愿意加大投入去做的原因。

 

物流车领域的帐最容易算的过来,也因此最容易启动。而乘用车电动汽车,目前来看,依然还需要在消费者认知上进行积累。但网约车和出租车领域,将可能会和物流车一样,成为突破口。这还得从“算的过账”说起,从每天行驶里程来看,网约车和出租车每天在250-300公里之间,一个生命周期下来,合计里程在40万-50万公里左右。这意味着10个月到17个月的时间就能回本,全生命周期能够节约成本20万元左右。

 

定位:星恒“双轮驱动”的市场战略。

 

基于对动力电池行业的复盘和对市场机会的判断,冯笑对星恒电源的战略做了更为清晰的设定。

 

从过去的15年发展来看,星恒电源具备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类似的成长基因:在技术上,依托于中科院物理所的技术转化,持续专注于锰系多元复合锂电池技术;在产品上,基于对于技术的理解和市场需求的分析,对于产品有深刻的理解和认知,并不断的进行迭代升级,以满足实际应用的需求;在战略上,拥有清晰准确的市场定位,前期持续深耕轻型车,在海外和国内已成为细分领域龙头,在此基础上,重点做物流车领域的开拓,在此过程中,建立了国际化的视野和战略思路。

 

这也为接下来进行规模扩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谈及星恒“双轮驱动”战略,可以这样来做准确概括。在电动轻型车领域持续扩大市场份额,实现对铅酸电池的替代,成为绝对的龙头;新能源汽车市场是增长的主力,星恒要短期内在物流车细分领域拔得头筹;在乘用车市场抓住运营类车辆的机会点。

 

支持星恒战略的就是,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性价比”为王,在确保安全性、性能能够满足实际应用需求的基础上,追求高性价比,目前已有产线做好了2018年底1元/Wh的产品准备。

 

在经历了15年的市场应用检验之后,星恒的动力锂电池产品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同时也获得了亮眼的市场成绩,截止目前,星恒已有35000套汽车电池和600万组轻型车电池投放市场。基于对电池的深刻理解、坚实的市场基础、加之明确的市场战略,为满足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星恒正在进行产能的扩张,2018年底在苏州投产2条新的电池生产线,投建滁州基地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建成投产,届时星恒的总产能将达到11GWh。

 

企业发展一定要遵循产业规律,有一套科学的发展观。星恒的做法是,在保证一定增速之下,任何时候都不欠市场的帐,稳中求进,伺机而动。

如今,他们的时机来了!